终章 百代衣食-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终章 百代衣食

醛石2017-12-2 22:33:58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的卜家村,当然了现在己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小村子的原名叫做卜家村了,现在这个村子有了另外的名字天元镇,整个村子从原来的几十所房广变成了现在的一千多所,放眼望去全都是灰瓦白墙的古式建筑,很多游客都认为这里以前就是这个样子的,以为所有的建筑都是明清式样的一值保存至今,没有多少来游玩的人知道这里原来就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村落,属于华中地区最平凡最不起眼的小山村之一,可是这个村落因为一个人几十年前的一个人改变了,变得连这个人回来的时候都己经认不识起来。

  每天这里的游客都有好几万人主要是得益于天元观的声望,这里的道士不许烧香自然是没有了什么香火钱,就算是收点儿钱财那箱子上面也写着请不投零钱入内,最多十元。不光是没有了香火钱,而且时不时的还有道士到周围的村子给人治个什么小病或者看个什么牛羊什么的。

  总之游玩一整天元观包括拜三清之内就算是全家都来总共也花不了两百块其中大部分还是在天元镇上花的,这样天元观现在的名声不比什么武当少林差,甚至在社会上的风评己经超过了宰人无数的那个什么鸟寺一大截子。

  当然了也有一种观点说天元观本身就有钱,他的宗主是百亿家族的成员,而且几代家族成员从七岁到十五岁都长于天元观,而天元观主同时也是贝氏宗长,别人这边再开刀一年也不过这点儿钱而且还要各层扒皮,真真落到寺里也就只剩三瓜两枣了,那像是人家一张口就是千万的还是美子,还不光是贝氏还有明珠的杜氏,唐氏和许氏哪一个不是富甲一方?自然是不需香客的供奉。

  对于这些扯皮贝海现在是没有心情管的,老实说贝海己经是快五年没有怎么看过什么新闻了,现在贝海直接住进了自家的老宅里,己经九十八岁的贝海身体依然健壮。除了满头白发之外,根本看不出是九十岁的人儿。

  九十八岁的贝海现在正一手提着一只篮子,里面放着六色的祭品另一只手拉着五岁的重孙子,小家伙明显是个话唠加好奇宝宝一路上不停的问着问题。这小家伙是被他的父母放到贝海身边的。因为小家伙的父亲就是在贝海的身边长大,而且现在干的工作和环保有关,几乎一年有半年才在家里,通常就把小家伙放到贝海这边,夫妻两个也放心。

  “太爷爷。为什么那边的鹿没有角?”小人儿抓着贝海的手伸着手指一群正在林间吃草的鹿问道。

  贝海转头看了一眼笑着对小家伙说道:“那不是鹿,那叫獐子!”。国内的环境总算是好了,雾霾早几十年就不见了踪迹,林子里的野物儿经过了放生保护也自然就多了。

  “哦!”小家伙听了又望了望獐子一眼轻声的说道:“獐子!”然后点了点头似乎是记下了。

  提着篮子贝海带着重孙子这么慢慢悠悠的奔着山上来,祖孙两人走了大半个小时这才来到了山鞍子上的家族坟地。现在这里不光安葬着自己的先祖,还有贝远明和鲁新萍的合葬墓。贝远明夫妇合葬墓的边上是贝海的妻子黎未未的墓葬,当贝海的生命走到了终结的时候也会回到妻子的身旁。旁边是卡森的墓他的生命很短,多年的纵欲生活很快掏空了他的身子,六十三岁的时候死于心脏病,是贝海的朋友亲人中最早离世的。

  虽说妻子七十岁去世不是算是早。不过贝海的孩子们似乎都遗传了父亲的长寿,四子一女到现的都很健康,而且几位孩子六七十岁头发才刚刚有点儿白霜,贝家的男人似乎越来越显出长寿的基因来。

  来到了父母的墓前,贝海摆好了祭品就像是当初贝海回村那样,果子,肉罐头这边凑足了六色礼,就这么摆到了祭台上。

  “妈,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忙呢。我这边也就不过来看望您了。俗话说儿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难日……”贝海这边跪了下来,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事情一边点着了纸钱。

  小重孙儿很机灵,看着太祖父这么一跪,啪的一下子就跟着麻利的跪了起来。然后伸出小手帮着太祖父用小树枝拨着纸钱。

  听着太祖父啰嗦的说着话,说完了之后小家伙自己接着说道:“老祖,您保佑我,别十九哥偷我的饼干吃,还有让八姐的病早点儿好,嗯!”说到这里小家伙有点儿卡壳了。抓了下脑袋之后又说道:“保佑太爷爷长命百岁!”说完咚咚咚的连在叩了几个响头。

  贝海听了慈爱的伸手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太爷没有白疼你”。

  “太爷爷,你说太祖能听到我的话么?”小家伙起来之后问道。

  贝海笑着点了点头:“只要你心里想就能太祖就能听到!”。

  在父母的墓前呆了一会儿,贝海又提着篮子在祖宗们的墓前祭奠了一番,现在贝氏的墓地可不复以前的寒酸了,经过了几次整理之后说是个小公园就差不多了。

  带着重孙子贝海挨个的在坟头前叩着头。

  最后给老妻还有卡森坟头也都烧了点儿纸钱。

  整个一套礼搞完,天色己经到了大中午,贝海这边撤下了父母供桌上的碗碟带着小重孙子就这么坐在了汉白玉台上,从篮子里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到了小重孙的嘴里。

  小人儿一边嚼着肉一边问道:“太爷爷,老祖吃完了?”。

  “嗯,老祖吃完了,剩下的留给我们了”贝海一边喂着小人儿时不时的夹一筷子放到自己的嘴里。

  祭品嘛有菜那肯定是有酒,贝海自己喝一杯时不时的就用筷子蘸一点儿给小家伙,小家伙对于这个己经习以为常了,沾了之后伸着舌头吐了吐就直接喊了一句:“哎呀,辣!”说着伸手就捏起了一块子菜放到了嘴里。

  小家伙的样子让贝海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祖孙两人就这么一边吃着一边玩,没怎么样贝海就大半斤的酒下了肚子。

  祭品的份量不多,不过几个坟前都摆了一点儿加起来也不算是太少,祖孙两个人是根本吃不完的,不过贝海也不怕。现在周围很多野物儿一准儿不些东西不会剩下的。

  贝海这边酒到微熏正是爽的时候,牵着重孙的手就想着向家里走,还没有走两步就听到了一声吱吱声。

  “狐狸!”小家伙的眼很尖,一下子就看到了离着自己十来米远的树中间站着一只狐狸。

  火红的毛皮并不很光亮。身体很瘦弱,站在那里冲着贝海祖孙两人一边叫着一边观察着。

  是一只老狐狸!贝海眼睛一扫心里就确定了这只狐狸己经快要失去捕猎的能力了,看着这上狐狸的时候贝海没由来的想起了疤脸,顿时有点儿失神的望着向着自己张望的狐狸。

  “疤脸!疤脸?”贝海试着轻声的呼唤着自己想像是老友,正是它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可以说它不光对贝海有恩对于现在贝氏都有恩。

  “去把那边的酒拿来”贝海轻声的吩咐了一声,小家伙很机灵的就照办了。

  接到了酒瓶贝海走了两步蹲了下来把酒倒到了小盘子里,拉着小家伙退了两步,贝海的眼睛里满是期盼希望这只狐狸同样是个酒肉狐狸。

  可惜的是不是所有的狐狸都是疤脸,这只狐狸根本闻到了酒味直接打了一个喷嚏然后退了两步绕过了贝海直冲着剩余的祭品过去大嚼不己。

  失望的望了望开怀大吃的狐狸,贝海叹了一口气,拉着小家伙向着山下走去。

  之后的几天,整个县城里的人几乎是只要上了街就能看到有豪车不断的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据说整个城南的机场都摆满了私人飞机。

  “这是怎么了?这边还能有什么会议开不成?”一个游客望着贝海过去的六辆一水儿奔驰的车队不由的张口说了一句。

  旁边的人立刻笑着说道:“贝家的老太爷子过百岁大寿,听说准备了两百多桌的流水席。一水儿的奔驰算个什么,昨天的时候我看到了七八辆林宝基尼这样的跑车,车上全都是一水儿七八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很少见到这些公子哥儿这么招摇的”。

  “你怎么知道?”

  “谁不知道啊”这时另外一个人笑道:“贝家的第四代呗,这县城里不知道的人少,要说也可能是杜家的,不过杜家的没有这么多,而且一看上去跟小联合国似的,什么闪儿都有一准就是贝家了”。

  贝海自然是没有兴趣管自己大些的重孙子开着毫车招摇之类的,十几十岁的人了就算是管儿子管孙子等着到了重孙子那心里只剩下疼爱了。再说了天元观的教育挺不错的,虽说不是个个都是人材,但是到现在贝氏还没有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大败类。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什么富贵啊出人头地啊都己经不重要的。现在贝海看重的就是所有的孩子们都健健康康无灾无病的。

  “爸!那这事情就这么安排啦?”贝伯麟也就是皮皮,现在这老头可不能像是以前小痛快猴子样儿了,都七十几的人了该有的沉稳平和都有了,和父亲一起听了次子贝元畅关于寿宴的安排之后对着贝海问道。

  贝海拍了拍椅子的扶手:“元畅做的不错,要我说咱们别这么多事儿,自己家人吃们饭就得了。你看这闹的”。

  “百岁那能省的了,不说姐姐那边,就是杜家,许家和唐家的那些人也都等着给您来叩头了”贝伯麟笑着说道,几家之间在第二代就己经有了联姻,到了第三代同样有,可以说贝海现在就像是几家的老太爷子,散碎的生日也就算了,这百岁的生日别说这几家亲近的,连政府那边都发来了贺信,一省之长寿宴那边都会亲自到场。

  “爷爷,您这就放心好了,孙子这边知道”贝元畅笑着说道。

  贝海这边对着贝元畅笑着招了招手示意他把自己腿上的小家伙接过去,然后对着贝伯麟说道:“你跟我进来!”。

  说完就站起来向着房里走去。

  贝伯麟一听对着儿子笑了笑就挥了两下手示意他出去,然后跟着父亲就这么施施然的进了屋子。

  贝海是属于慈父,贝伯麟从小就不怕贝海要不是当着儿的面贝伯麟这边根本没什么坐相,一点儿也没有天元宗主的样子。

  这不一到了里屋贝伯麟就直接把身体缩到了椅子里坐了下来。

  贝海瞅了一眼也没有多说,直接把脖子上的坠子取了下来,交到了儿子的手中,然后轻轻的抓起了儿子的手拍了两下:“保存好这东西,你承于我也当传于子孙,他是我家的百代衣食!”。

  听着父亲这么一说贝伯麟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傻愣愣的望着父亲,一快破玉百代衣食?

  “我说爸,您想弄个传家宝我可以理解,但是咱能弄个水头足点儿的么。二叔这送我的可都是满绿的,您这个跌份儿啊”说着贝伯麟就把脖子上挂的拿了出来和父亲开玩笑道。

  贝海听了说道:“你知道个屁!”。

  说完直接一拉儿子的手然后一个念头带着儿子进了空间里。

  贝伯麟这边一进去就傻了,看了一下四周然后目光转到了老父的脸上嘟囔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百代衣食?”贝海笑眯眯的问道。

  只见贝伯麟把脑袋点成了波浪鼓。

  “哈哈哈”贝海放声大笑。

  贝伯麟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东西要不是百代衣食了,只要子孙后脑们脑子不被驴踢了什么时候都能靠这东西东山再起,说白了这一块小东西比皇帝的皇位还靠谱呢。

  看着儿子把玉坠儿挂到了脖子上,然后浑浑噩噩的离开了自己房间贝海就想笑,送走了这儿孙,贝海照看着重孙儿睡着了,自己也就躺回了自己的床上睡觉。

  一闭上眼睛,贝海就梦到了以前的事情,一个小端盘子的服务生上山祭祖,然后遇到了一只狐狸,得到了一个玉坠就这么着人生发了巨大的变化,梦着梦着贝海就梦到了自己的妻子,那时候青春无敌的黎未未对着自己一脸迷或的叫道:“大叔!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许辉!”。

  哈哈,梦中的贝海不由的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