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3章 我很幸福-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553章 我很幸福

醛石2017-12-2 22:33:57Ctrl+D 收藏本站

接礼物的贝海开着船直接在外面晃了十大几个小时,直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转回了头,向着富朗阿这边返回,己经依稀的看到富朗阿的岛外形的时候这才把小灰马弄出了空间直接放到了自己驾驶的大游艇上。

  还好这是大游艇地方真的挺大的,而且整个甲板相当的开阔别说放一匹马了就是放上五六匹也未必见得有多拥挤。

  原本贝海说要来取礼物,黎铭这小子死活要跟着过来看看,贝海这边好说歹说最后找了个保密的借口才把这小子赶开了。

  可是小灰马一出了空间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地面’在不断的晃动一种不安全感立刻涌上了心头,加上再看到贝海这边要跑立刻一张口直接咬住了贝海的裤腰。

  贝海这边正向前走着呢,突然觉得腰间一紧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腰成直都快勒进肉里去了,一回头就看到了小灰马用嘴咬住了自己的裤子松紧。

  “你老实的呆着,过一会儿咱们就到家了”贝海不得不转过了身来伸手轻轻的摸着小灰马的脖子,然后拍了拍它的鼻梁安慰它。

  好说歹说小灰马总算是放开了自己的裤了,不过贝海这边刚想一转身小灰马又张开了嘴又一次的咬住了裤子。

  一连着几次贝海都没有能从小灰马的嘴下逃脱。

  “你小子这是准备和我耗上了是吧?”贝海对视着小灰马的大眼睛口哭笑不得的说道。

  小灰马咴咴的叫唤了两声之后就用脑袋顶起了贝海的胸口,然后前蹄轻轻的踢打着脚下的木地板。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贝海连忙对着小灰马说道。这艘船可是新定的十成新的大游艇,这要是上面车被马踢出了印子约瑟夫这货一准儿要找自己抱怨。

  身后带着一匹小马这驾驶舱肯定是进不去了,虽然是匹小马不过也没有哪个游艇舱门弄的可以让马匹进出的!还好所谓的大游艇有两套驾驶装置,一个在驾驶舱另一个就在船的顶部,现在进不了舱贝海唯一的选择就是顶部驾驶了。

  想到了这里,贝海就任凭小灰马咬着自己的衣襟,然后把小灰马往船顶上带,等着到了船顶的时候贝海直接站到了舵轮旁起动了游艇。

  走了大约五分多钟。小灰马这边终于放开了贝海的衣襟,然后凑着脑袋就和贝海并排的站到了船顶。

  “靠!你比我有型多了”贝海一转头看着海风吹动着小灰马的马鬃,长长剪的整齐的马鬃迎风飘扬让小灰马看起来神骏异常。

  咴咴!小灰马打了叫了两声,打了两个响鼻然后又轻轻的抬起了前蹄。敲着地玩。

  “唉哟喂!你真是小祖宗!”贝海也拿它没有办法了,贝海可没那本事把小灰马的蹄子给捆起来,只得任它这么敲,反正己经是快到了家里了。

  到了码头,贝海这边带着小灰马下了船立刻引得码头上的员工行起了注目礼。

  “老板。怎么还牵回来一匹马啊,这是什么马儿这么漂亮!”一位服务员立刻对着贝海大声的问道。

  “阿拉伯,看这尾巴翘着还有这鼻子的弧度,只要有这两点表现十有**都是阿拉伯马”贝海笑着解释说道。

  “我能摸摸么?”另一位小姑娘说道。

  “行!”贝海用手持着辔头示意小姑娘们想摸马的都过来摸。

  当看着一个小姑娘不居然想去摸马屁股立刻说道:“哎!别到马后面去,要不是它这一脚下去估计你最少也得去医院里躺两个月,作为一个新手摸马一定要让马能看到你”。

  小灰马有点儿人来疯的潜质,也就是说特别喜欢热闹,被这么多的人围着让这家伙挺兴奋的,不断的用蹄子刨着地打着响鼻。

  “行了!再摸这东西要生气了!”贝海拉这小东西也挺幸苦的,看着这些人没一个想停手的样子直接说道:“想见它以后没事的时候到我家去看吧。现在我回家了”。

  说完贝海笑呵呵的赶开了自己的员工,直接向着码头尽头的电车走去,等到了电车的时候贝海才发现一个事情,自己没有缰绳!小灰马直接就是自己从马厩里弄出来的,一匹小马在马厚里能有个简单的辔头就己经很不容易了怎么可能还有缰绳。

  贝海望着小灰马再看看自己的电车,这没有缰绳贝海真的没有办法了,而且这辔头也是简易的,直接就是布条编的而且还偏软,想了一会儿贝海就决定直接牵着马回家,至于车子等着晚上的时候让段明给自己送过去。

  离着家还有好几十米呢。小灰马就己经开始咴咴的叫唤了起来,别误会这小灰马不是看到了家兴奋的,而是这货想吃路边的叶子不过被贝海一直拉着脑袋有点儿很不满。

  “行,行!你吃你吃!”贝海一看这货直接撅着个腚表示不给吃就不走了。只得放开了手妥协了。

  贝海这边一放手这货立刻又是吹叫了一声然后就张开了嘴开始扯着树上了叶子。

  小灰马这边吃的欢实,不过很快的小灰马就被不远处的两声欢乐的叫声吓了一跳。

  “马,马!”囡囡这边望着小灰马两只眼里都是小星星。

  皮皮这边也欢快的挥着手:“我的马!”。

  两个小家伙的身后则是跟着卡森。

  卡森没有想到贝海居然会带回来一匹马,而且看样了这匹马还挺贵重的,不过也没有多想反正自己这哥有钱嘛,花钱买一匹马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没有多想但是卡森这边还是伸手拉住了皮皮和囡囡两个小皮猴子。怕小孩子没轻没重的惊着马,一匹受惊的马可不是这么好玩的。

  好在小灰马的神精比较大条不像是很多马这么容易受惊,瞅了两个小娃子一眼之后直接继续抬着头吃着树枝上的嫩叶。这货只吃那种嫩绿色的,至于己经长成了深绿的老叶子它碰都不碰吃完了一枝之后就伸着脑袋吃下一枝。

  卡森带着两个小娃子走到了马的旁边,然后卡森就开始对着两小娃儿说着接近马要注意的事项。

  卡森解说的很仔细很多东西贝海都不知道。

  等着卡森一说完,贝海直接张口问道:“你怎么会懂的这么多关于马的知识?”。

  “我现的跟人共同拥有了一匹马,在洛杉矶的时候我有空的话一定要到马场去赌上两把,我赢多输少……”卡森对着贝海说道。

  说完卡森这才注意到小灰马的马头上根本见不到整套的水勒缰还有辔头更别提什么胸带之类的了,于是问道:“你就带回来一匹马?水勒缰这些呢?”。

  “那些东西有。但是来的时候我忘了拿了”贝海只好这么说道。

  贝海说的是自己这边把马弄空间的时候忘拿了,卡森这边以为贝海接马的时候忘了拿反正结果都是贝海忘拿了呗。

  “你可真行!”卡森看着小灰马直接摇了摇头:“直接一匹马你就带着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养一匹马不是简单的事情?”。

  “你以为我不知道?齐一铭家里就养的有什么难的,喂饱了不就行了?”贝海毫不介意的说道。

  “兽医不说了。钉蹄师你有么?或者你自己会钉么?驯马你会不会?这样的一匹阿拉伯马你总不能直接喂跑了就放任着它玩,玩完了继续喂吧?”卡森又问道。

  “我又不准备它去比赛,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让它混到死就成了”贝海毫不介意的说道:“至于什么钉蹄的找人培训一下就行了,实在不行让俩老道去干!”。

  卡森一听顿时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以卡森的眼光看眼前的这一匹小灰马说不准就是纯种的阿拉伯马。别看美国这边所谓的马拉伯马挺多的,不过说起纯种阿拉伯那也很名贵了。现在听贝海说让这样的马吃完了睡睡完了玩,卡森还能说什么呢,有钱任性?

  卡森这边看了一会儿直接把两个小娃儿抱了起来,轮流放到马背上让他们骑着小灰马,皮皮和囡囡两个小人儿自然是兴奋的要死,不过听森叔的话再也没有大喊大叫怕吓着马。

  “爸爸,他叫什么?”囡囡坐在贝海伸着小胖手爱抚着小灰马的脖子对着贝海问道。

  “小灰!”贝海说道。

  “小灰乖!”囡囡嘴里立刻嘟囔起了小灰长小灰短起来。

  卡森听了这名字直接翻了个白眼儿。

  贝海直接就当没看见。

  小灰马吃东西,卡森这边带着俩孩子玩,而贝海这边则是在一旁看时不时的还伸手帮个忙之类的。

  整整一个多小时贝海就看着卡森带着两孩子和小马玩。贝海发现卡森这人对待皮皮和囡囡比自己有耐心多了,甚至是比自己这个亲爹还有耐心。

  等着小灰马吃饱了大家也玩足了,四人一马这才回到了院子里。

  家里来了一匹小马,小孩子挺兴奋的鲁新萍这些老人则是表现的很平静。不过过了一两天之后所有的人都喜欢上了这匹小灰马,贝海觉得主要原因是小灰马的脸皮很厚,跟谁都是自来熟而且只要是吃饱了之后心情就贼好,和小太妹都能玩上一整天。

  卡森这边可不像黎铭可以呆在这里一住就是论周数,呆了两天之后卡森就必需回洛杉矶去照顾生意去了。贝海这边自然是要把这小子送到机场去并且安排飞机直飞洛杉矶。

  “好好的找个女人生个孩子吧!”贝海把卡森送到了机场码头,想起了这小子看皮皮和囡囡的样子对着卡森劝说道。

  “太麻烦!”卡森的回答很简单。

  “还是生一个吧,要不是这么多的钱你准备给谁啊”贝海差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太麻烦也能是不想要孩子的理由?过了小一会儿才说道:“等着生了之后工作也有个盼头”。

  卡森笑着摇了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向往的生活是乔治那样的,但愿我没有另一个弗洛”。

  “财产以后两腿一伸就捐慈善?”贝海说道:“我只是怕你以后后悔!”。

  “我没有兴趣捐什么慈善我小的时候可有人照顾过我?再说了别人的生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得别人一分钱。我不是说了么我准备老了把生意给你的孩子。不论是皮皮还是囡囡或者是刚出生的小家伙,反正我会从你的孩子中选一个出来”。

  看着贝海还想说卡森立刻摆了摆手:“行了,不早了我去登机了,你回去吧!”。

  贝海望着卡森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就这么难?”。

  贝海这边想着以后找个机会再劝一劝,并不知道卡森这边铁了心的追求起了自身的自由对于子嗣这方面根本就不关心。

  望着卡森的背影直接消失在了候机厅的门口,贝海并没有转身回舱而是直接坐在了船舷上这么望着机场进进出出的人流。想着自己刚才和卡森的话。从卡森这边又想到了孩子,然后又想到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贝海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这里进进出出的每一张笑脸都是来给自己送钱的,这些钱自己根本不可能花的了,老实说现在自己的钱贝海都觉得足够自己用到蹬腿了,绝大部分的财产贝海还是依着传统留给自己的孩子们,但是贝海并不准备把这些产业分开了交给每人一份搞什么分家,而是把他们作为整体交给自己的孩子们。

  他们会做的怎么样?他们会把自己的事业推上一个高峰还是在两三代之后又回归普通?现在坐在船舷边上的贝海没有法子给自己答案。

  现在自己缺什么?贝海望着人群又扪心自问,想了半天贝海也没有发现自己缺什么,父母健在,妻子不光长的漂亮也合心,不光是儿女双全儿子都己经是两个了,知心的朋友不多不过个个还算是靠谱儿。

  这么一想贝海觉得自己很幸福,现在无论是谁走过来对自己问你幸福嘛,贝海决不会说我姓曾,一准儿点头说道我很幸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