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附骨之蛆-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372章 附骨之蛆

醛石2017-12-2 22:28:59Ctrl+D 收藏本站



  重新把虎鲸群收入空间里,时间己经指向了晚上的十一点钟也就到了贝海说过的收回第一组渔具的时间。现在别指望这些水手们还会有人自动的起床来,眼里看到漂亮姑娘是一回事儿,躺到了温暖的床上睡着小午觉那又是一会事儿,不光是水手连马特现在估计都在自己的舱室里蒙头大睡呢。

  贝海驾着船来到了第一组渔具的点儿,紧接着就到了马特的舱门口在门上敲了两声,听不到里面的回答不由的加大了一下力度:“马特,马特!起床了!”。

  一连敲了四五声贝海这才听到了门里传来马特的声音:“知道了,马上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贝海发现把马特叫醒还算容易的,贝海这边敲了大约三分钟的门都没有把齐一铭给叫醒。

  “进去直接推醒他,现在这样是叫不醒他的”马特都己经简单的打理完了个人卫生端水杯走回到了过道到贝海还是敲门不由的张口说道。

  “他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睡觉癖好吧”贝海对着马特问道。

  马特摆了下手:“他能有什么僻好?放心吧你进去说不准就能看到齐连鞋子都没有脱,你去叫他我去叫其他的人”说完马特也不得贝海的回答直接拿着毛巾擦了一把脸然后进了劳伦和多米尼克的舱室里。

  贝海轻轻的一扭门锁推开门进去一看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敲门齐一铭听不到了,这人用被子把自己的脑袋蒙的严实的很,而且那呼噜打的一推门就听到跟打鼓似的。

  正如马特所说的,齐一铭基本就是相当于合衣面睡了,外面工作时候的水靠被脱下来直接扔在了房间的地板上,脚上的袜子也不脱。整个房间里带着一股子鱼腥味儿夹着脚丫子的味道,很是让人不爽。

  贝海不得不捏着自己的鼻子走到了齐一铭的旁边,直接把他脑袋上蒙着的被子拉开。然后轻轻的推了推这老小子嗡声嗡气的说道:“起来了,起来了!”。

  一连推了几次只是让齐一铭翻了个身。贝海不由的大声的说道:“起来了!”。

  这一嗓子吼的齐一铭直接从床上翻坐了起来,然后一脸茫然的望着贝海。

  “起来了要收渔具了”贝海看着他似乎是醒了不由的说了一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他的舱室,老实说这里面的味道就跟以前贝海进学校的男生宿舍似的,说不出一股子什么味道充斥其间。

  “齐醒了?”马特看到了贝海从齐一铭的房间出来不由的问道。

  “嗯,我看到他从床上坐起来了”贝海说着就想往自己的船桥上走,不过当眼睛转到了马特的手上发现他拿着一个喷雾器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在贝海看来还以为老头儿在自己的舱室里养了点儿小花花草草什么的。

  马特望着贝海摇了下头:“从床上坐起来怎么能算”说完之后就提着小喷壶向着齐一铭的房间走去。

  贝海这下脑袋一转就想到了老头手中喷壶的作用不由好奇的跟着老头又转了回去。马特是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贝海则是站在门口因为里面的‘男人味’让贝海不想再踏进这房间一步。

  这种情况下贝海作为船长不能要求的太高。而且几个小时的时间穿着皮制的水靠出汗不出汗的都闷在里面,那味道能好的了才怪呢,就算是每次都洗一遍澡这种味道也不是轻易的可以抹去的,脚汗重的人该知道这一点儿,犹其是有脚汗还爱穿球鞋的,那一脱下来的味道就跟现在齐一铭房间的味道差不多。

  在平时的时候都还算爱干净的人,现在一累起来哪里还能管的了这么多,估计要不是水靠穿着难受这些水手们都能穿着它躺到床上去。

  就像是马特说的那样贝海这边一走齐一铭立刻又倒在了床上,而马特也不客气直接提着喷壶对着齐一铭的脸上就是一下子,温暖的室内温度和冰凉的水雾之间的温差立刻让齐一铭又一次的坐了起来。

  这一次齐一铭两眼不在无神的发呆了而是直接用中文下意识的骂了一句:“他娘的这是谁啊”。

  等着看清了面前站着是马特这个副的时候立刻想起来自己这是要干活了:“这么快。我觉得这才刚刚睡着”。

  “快点儿起来,早干完早点儿睡觉”马特没有多话直接说了一句之后就提着自己的喷壶离开了。

  贝海看着马特走过来不由的对着他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转身向着船桥走去。

  贝海到了船桥大约五分钟的时间甲板上的大灯啪了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马特四人己经准备开始工作了。

  而贝海这时也穿戴了整齐到了甲板上准备和水手们一起干活。

  “船长。今天您也下场了?”劳伦第一个看到贝海走了下了船桥梯子不由的笑着挥了下手开玩笑说道。

  “我怕你们干着干着就睡着了”贝海笑着走到了水手们的中间,一边往手上套着手套一有问道:“马特有什么任务你分配吧”。

  马特也没有多想大家相互之间都是很了解了知道贝海这边换上了衣服那就是准备参加劳动的并没有什么作样子的意思,立刻说道:“要不你和我一起负责处理内脏吧”。

  “行!”贝海先是到了船艉准备和大家一起拉第一组渔具。

  第一个蜂鸣器很快的被提上了甲板,贝海提着这东西就放中到了它原本的位置上,这东西每一个都在甲板上有着几乎就是固定的位置,只要不是想给自己找麻烦的话最好不要乱放。一个好的水手重要的一点儿就是让甲板上所有的东西都井井有条,什么东西该在哪里就在哪里不可以随手放置,而贝海现在无疑也是个好水手,干起活来不光是速度快而且保质保量。

  提着第三组蜂鸣器的时候贝海就看到舱室大门开了。弗兰克和杰尼弗两人依次走了出来。

  “怎么不睡了?”贝海笑着问道。

  弗兰克说道:“睡不着就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等下亨特就上来了他在洗脸”。

  老头的话让贝海心中对老头的好感不由的又提升了一点儿。不说干不干活就算是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弗兰克这个老头不错,当然了更让贝海刮目相看的是杰尼弗和亨特。现在的年青人不说干这样的活了。有些人连油瓶倒了都不扶的。

  前面干了一天的活儿现在又能起来帮着自己干活先不说干的好干的坏就有这份心意就让贝海很是赞赏了。

  不过贝海哪里能想,弗兰克三人也想睡不过现在甲板上的那闪亮的大灯就像是个小太阳似的挂在船身的一侧。而三人睡着的舱室窗户正好对着大灯,这种亮度让仨人哪里能睡的着,好巧不巧的多米尼克舱里的窗帘子又坏了,仨人别说睡了隔着眼皮子都能看到白花花的一片,要不是这样就算是贝海几人在甲板上开摇滚演唱会仨人也能睡的跟小猪一样。

  马特看着弗兰克笑了笑说道:“要不,你们还和咋天一样帮着拉拉鱼浮或者是收子线鱼钩?”。

  “行,没有问题”弗兰克笑着说道。

  很快的船上的科研仨人组也加入了劳动之中,伟人说的很好:人多力量大!这一次收抛渔具比平常快了有四十分钟。到了夜里三点的时候整个的工作己经接近于完成了。作为犒赏贝海亲自下厨做了一顿色香味十足的饭菜。

  甲板上的人都在忙碌着,贝海到了厨房里发现里面的熏鱼没有了,只得一闪身进了空间里去拿,进了空间再出来的时候贝海想起了自己刚放到空间里的绿鱿鱼,不由的就向着空里里‘张望’一下。

  这一看不得了发现皮球这货现在正叼着一只大约只有半大的绿鱿鱼在浅水的沙滩上歪着脑袋大口大口的嚼着,而在绿鱿鱼尸体的旁边还有一群拳头大的虾秧蟹苗在捡皮球漏下来的残羹冷炙。看样子在这个点儿至少有两条绿鱿鱼丧身于皮球之口了。

  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贝海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空间的绿鱿鱼危险了,而是想到了这东西该好吃!皮球的尿性贝海是太了解了,不好吃的东西从来不吃的,就算是稍有些不合胃口这货也是退避三舍的。

  想到了这里贝海就伸手从皮球的嘴边捞了一块鱿鱼脑袋上的肉片儿,直接洗了洗开始煎熟了尝了尝。不过尝了第一口之后贝海不就不由的直接吐了出来。

  这味道怎么说呢,很怪!还夹着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儿,这臭味还不像是臭豆腐。也不像是奶酪的那种怪味,反正有点儿说不出来,贝海咬了一口之后不得不吃了一快臭豆腐这才赶走了嘴里的怪味道。

  接下来时间贝海就老实的做起了菜,一共贝海就做了两道菜,一份是欧美人喜欢的水果沙拉,另一份则是中式风格的炒饭,不过里而的用料可就十分的讲究了,有金枪鱼熏鱼丁,新鲜的虎纹金枪鱼丁。外加美国产的和牛肉丁儿,再加上四五个中国草鸡蛋。这就是贝海自己发明的三丁蛋炒饭。

  不提别的就光看这作料就知道只要是烹饪的手艺没有太差到家,这种食材制出来的东西哪里会有不好吃的道理。更何况贝海这边还是作菜的好手。

  做好了之后,贝海到了甲板上去喊大家吃饭,这才刚到了甲板上就看到弗兰克一帮人伸着脑袋望着海里。

  “怎么了?”贝海对着马特问道。

  “那群绿鱿鱼又来了!”马特指着海里说道。

  齐一铭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家伙怎么跟附骨之蛆似的,跟着我们还没完没了了”。

  听了这话贝海伸着头看着海面之下,果然看到了一群绿鱿鱼正的水下游动着。

  “靠,还真是!”贝海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不由的张口说道。

  弗兰克说道:“这些鱿鱼似乎是在逃命!附近可能有它们害怕的东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