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穷则思变-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274章 穷则思变

醛石2017-12-2 22:25:24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太阳又一次很给面儿的挂到了半空中海面上的继续吹着小风,大西洋今天仍然表现的很棒,有点儿小浪不过并不高,甚至当劳伦和多米尼克把鱼通过隔板道拉鱼上甲板的时候都拍不到甲板上来。

  今天甲板上的人很多,不光有箭号上的船员连着驯鹿号的四人也到了甲板上帮忙,不提什么救命之恩就算是在箭号上吃喝了两顿怎么说也不该是白坐着,是个人都该这样的眼色。

  对于驯鹿号的船员来说到了箭号上逛了一圈之后包括船长皮尔斯自己都觉得自家的船上不了台面,别说是宽大舒适的住宿条件就说这船上的暖气都比驯鹿号高了几个级别,自家的船和箭号一比人家是酒店,自家是汽车旅馆。

  参观和赞叹了一句之后就老实的帮着干起了活儿,大家都知道就算是保险公司赔了之后像是箭号这样的船也不是自家船长买的起的,几百万美元的价格可大部分都体现在宽大和舒适上了。

  对于渔具驯鹿号上的人都挺熟悉的虽说只用过了两三次不过这东西并不复杂,四人就直接参加到了劳伦和多米尼克的活儿中去,也就是说把水中的渔俱拖上岸整理渔线什么的工作中。

  皮尔斯弯着腰整里着刚拖上甲板的鱼线,并且把鱼线缠绕到小号的卷线器上去。

  “赫尔一般什么时候起来?”皮尔斯整里着渔线同时对着多米尼克问道。

  “很难说,有的时候我们船长会睡到中午有的时候七点钟就起来了,一般来说是十点钟吧”多米尼克说道。

  皮尔斯继续问道:“赫尔这个船长干的真挺舒服的!至少比我要舒服多了!”。说完皮尔斯就抬了下头想继续和多米尼克说什么。

  多米尼克听了这话心里就有点儿不痛快了直接说道:“我们的船长的本事在那边!”说完一努嘴冲着马特坐在地方示意了一下。

  现在马特的身边己经聚齐了八九条的大蓝鳍金枪鱼,怎么算不些鱼都不会少于几万美元的样子,可以说现在箭号甲板上的情况是每一个出海渔夫包括船长都梦寐以求的。

  皮尔斯一听这话立刻觉查到是人家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了,作为船长皮尔斯还没有脸皮厚到跑到箭号上来挖箭号船员的本事,而且皮尔斯也相信没有哪个船长会自讨没趣的来挖箭号上的水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皮尔斯立刻说道,皮尔斯也就是想起个话头儿,看看能不能套一点儿有用的信息出来,别小看了一些不平常的东西,这些东西往往就能体现到一个船长的好坏上来,大处大家都知道体现突出特点的就是这些小处。当然了皮尔斯要是知道中国有个古语叫做于无声处听惊雷,一准儿感慨到直点头。

  只所以选择多米尼克是皮尔斯认为这个船员该是其中最好对付的,马特是个‘老奸巨滑’的老滑头一看样子就知道,齐一铭是中国人文化背景不一样不适合下手,劳伦看起来也挺贼精的,只有多米尼克稍显带着点儿‘憨厚’,不找他下手找谁啊!

  不过皮尔斯的整盘计划就被这一句问的打破了。

  “你最好不是这个意思!”多米尼克说了一句之后就迈了两步离着皮尔斯远了一点儿,继续拖着自己的网。

  两人谈话的声音很小,而且大家都在专注着手头的工作并没有注意到甲板上的小敌意,现在都忙着手头的活儿。

  在多米尼克看来别说整个格洛斯特了就是拿到整个东海岸,哪个船长有资格抵毁自家的船长!在多米尼克这些船员看来整个东海岸除了自家船长之外,别的船长不是无能之辈就是小气鬼!哪里能受的了皮尔斯这样的货色当面说自家船长的坏话。

  皮尔斯这边讨了个没趣,准备老实继续干自己手头的活儿,不过刚准备低头干活就看到不远处船舱的门开了。

  贝海走了出来肩膀上还站着宠物鸟,至于另外一个宠物则是凑在马特的身边张着嘴巴等着马特喂东西。

  “第一组快收好了?”贝海这边打了个哈欠问道。

  然后皮尔斯就听到贝海肩膀上的鸟儿说了一句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在皮尔斯看来现在的贝海就不像是个船长有点儿像是来渡假的。不过皮尔斯很识相的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对着贝海笑了一笑。

  马特抬了下头把手的心扔到了皮球的嘴里然后说道:“还有一会儿!今天的鱼过于活跃了一点儿而且数量也更多,估计还要四十分钟的样子”。

  “哦,那我知道了!”说完贝海就转道带着小太妹上了船桥。

  甲板上的人继续干着手中的活儿,忙了一会儿之后皮尔斯就借着喝口水的功夫走到了船桥上,伸着脑袋往窗户里面一看,看到贝海这个船长正手中抱着茶杯惬意的打着小盹儿。

  “看!来了个傻鸟!”小太妹看着门口伸着脑袋的皮尔斯立刻用中文嚷嚷了起来。

  这一嚷嚷皮尔斯自然是听不懂的,不过是把贝海给惊醒了。

  “有什么事没?”贝海一转头就看到了推门进来的皮尔斯,揉了下脸打了个哈欠问道。

  皮尔斯笑道:“没什么大事情,就是想知道警卫队的船什么时候来!”。

  “最早也要明天早上吧!”贝海说道。昨天和警卫队联系了一下,这帮人听说所有人都被救上了船就先忙更紧急的事情去了,至于什么紧急的事情也不是贝海想打听的,反正对于贝海来说无非就是在锅里多添几瓢水的问题,而且也是就是两天多的时间这四人还吃不穷自己。

  “我知道,谢谢你救我们,对于昨天的事情我很报歉,希望你能理解”皮尔斯说了一句之后对着贝海点了下头又转身推开了门离开了船桥。

  贝海自然是知道皮尔斯说的什么,至于理解这个事情那是不可能的,贝海也知道对于这些船长来说每一次出海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不过这又不是贝海的事情。很多船长不靠抢自己的渔场不是也很好?例如爵士号的加尔,重新出海之后听说直接抛掉了半个延缆,加上了两组新渔具凑成了三组,鱼获听说也很棒嘛。没本事就别吃这碗饭,跑到别人的渔点儿找同情这算什么事儿,你是个船长又不是装可怜要饭的。

  等着门一关,贝海的视线就从门口移到了卫星电话上,然后直接提了起来又问了一下自己委托的经济公司问一问买岛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最新的进展,还有就是和自己的会计师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能‘合理又合法’的避开这一次贝海对于美国境外的投资所要付出的高额税收。

  花了半个小时两通电话讲完,贝海就把脑袋枕到了椅背枕上伸手揉着面颊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税收这个东西贝海只要想着少交钱当然了贝海的会计师也不是吃素的,不过就算是能省估计也省不了太多老美这里资金监管的真是太严格了,一想到自己有几百万美元要交给‘政府’就让贝海恨的牙根子痒痒。

  还不仅仅是交这个钱的原因,变态的是自己就因为拿着个美国国籍在别国挣的钱同样要给美国政府交税,这一点上贝海就有点儿忍无可忍了。现在贝海的小脑子就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把钱到国内洗上一遍‘澡’只让小奥黑的黑心政府只剥到自己在美国赚到的一层皮就行了。

  更让贝海闹心的还是这岛的问题,这帮子经终报出的价格那是一座比一座高,高的让贝海都有点儿接受不了,今年满打满算总共也就是二千大几百入帐,现在杜合那边弄了一批,卡森那边弄了一点儿,剩下的还要交税,估计到了明年四月份一过自己手头最后只能有个一千五六,连卖岛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要命!穷啊穷啊!”贝海又发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何赚钱呢?”。

  现在贝海的小脑袋立刻开足了马力想着在这个鱼季之后怎么捞钱的问题,首先贝海想到了捞海底宝藏,当然了贝海相信海底有宝藏但是不太相信自己能碰巧遇到那种大宝藏,要知道着名的奥德赛捞宝公司找一艘船也要花很长的时间。就算是贝海有土狗这些不过人家用先进的机器还有打劳设备比土狗这些差点儿也是有限,想想看让贝海花上十二年去找一个‘共和国’号,贝海觉得还是让自己拿头撞墙来比较痛快也比较好。

  那剩下的也就只有靠着自己独特的本事捕鱼了,想到了这一点儿贝海就沿着这个思路往下想,美国这边还有大西洋估计是没什么再捕的可能性了,这边的条条框框太多了,而且做为一艘美国渔船来讲在非渔季出去成批的打鱼,美国法律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而且有大西洋蓝鳍多的地方不是靠近南加就是欧洲,论起这一点来看这些大西洋蓝鳍金枪鱼选地方也挺操蛋的。

  大西洋是没什么指望了,地中海蓝鳍那更不可能指望上了,至于印度洋的小体格那还是算了吧,想来想去就只剩下太平洋蓝鳍了,想到了这里贝海就立刻动手查了一下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的捕捞限制,一看之下贝海不由的是心花怒放,觉得这个事情还真是大有可为啊。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