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众人皆知-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195章 众人皆知

醛石2017-12-2 22:22:51Ctrl+D 收藏本站



  贝海这边刚走进了屋里,就看到黎未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且正在穿外套,看样子是准备出去。

  “你又准备去闹什么妖蛾子?”贝海笑着问了一句。

  黎未未的回答让贝海大吃了一惊。

  “我准备去劈一些木柴,留着晚上的时候生壁炉!”黎未未说完想起来了晚上不用电的事情,对着贝海说道:“对了,你出去的时候,我们约定了晚上不用电……”。

  “我知道了,你们不觉得冷的话我无所谓”贝海说完提起了劈柴的事情:“你会劈柴?!”。

  “这有什么难的?”黎未未很是不屑的说道:“不就是用斧头这么一下子下去,大不了用点儿力气嘛!你别看我瘦可是力气真是不小的!”。

  黎未未的眼中劈柴就是继力气活儿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的,这么竖起斧头猛的一下去柴火就能开了。

  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虽然贝海也有十几年没有劈了,以前还是小学时候在姥爷家干过这小活儿,不光是靠力气,技巧更加的重要,蛮力真的没多大用。

  “不会你这里没有劈柴的斧头吧”黎未未望了一眼贝海之后,就准备把刚穿上的外套脱下来。

  “怎么可能没有!”贝海连忙说道。贝海这里可是农场,斧头可是大大小小的四五把全都是砍柴的斧头只是贝海一直没用过挂在工具房里生锈呢。

  现在贝海很想看黎未未劈柴的样子:“走。我带你去拿斧头,我这里不光有斧头,连要劈的圆木段子都是准备好了。不要你去砍了直接劈成柴条就成了!”。

  老美这里烧火用的可不是像是现在国内那样小树枝啊,麦吉杆啊,人家用的就是树段子,一般来说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就像是贝海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那时老家山上的大林子还没被伐光,烧火用的都是树上砍下来的粗枝。虽说不能和老美这里比粗不过差不多也有碗口大,现在这么粗的树在国内那都是木料。哪里可能拿来当柴火烧。

  而美国人这里就简单了,没木柴的时候自家有树的想伐就伐自家的,不想伐或是没树的开上小皮卡到野外林子里找棵树一伐就有烧火的了,反正光这么烧火。贝海还没见过老美把野外的林子伐光的。

  “走!”黎未未很干脆,直接就跟在贝海的后面向着工具房走去。

  贝海这个小农场挺全乎的,斧头现在就挂在空荡荡的农机房一角的小工具房的墙上。

  “选吧!”贝海打开了门示意黎未未选斧头。

  “这把!”黎未未选的很快,直接就拿了一把最大号的,而且造型看起来也很漂亮,斧刃的弧度很大。

  “行!”贝海从墙上摘下了斧头就放到了黎未未的手中。

  黎未未接过了斧头之后就抗到了肩膀上,然后很豪气的对着贝海挥了下手:“出发!”然后就像是个得胜回来的将军,迈着大步走在了贝海的前面。

  原来老房主留下来的木柴都在谷仓的旁边的小房子里,贝海也就第一次来的时候看过。交房的时候看了第二次,就这么两次这个小木板房子贝海就再也没进来过。一打开房门,贝海直接就看到靠着一边墙边角上码着整齐的三四十个圆木树干。

  “快点儿。让你搬个树桩子都这么慢!”贝海准备选一个呢,就听到黎未未在外面焦急的说道。

  “来了,来了!”贝海直接滚了一个下来,然后就这么用脚滚着树桩儿。

  砍柴的台面也有,圆来的一个大树被锯倒后留下来的树桩,不说是别的就从这整个造型上来说都达到了劈柴的好莱坞级别。大树桩作垫,圆木树干往上一放。然后长柄大斧这么一挥,弄点儿牛仔帽,花格子衬衫简直就能拍西部片了。

  很显然黎未未也是这么认为的,很是显摆的把贝海滚来的树干放到了树桩上立了起来,然后还仔细的调整了一下,退了两步操起了斧头还准备先瞄一瞄。

  “你干什么站在这么远?”黎未未还没瞄好呢就看到贝海连着退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不由的张口问道。

  想了一下自以为是的自己接了一句:“是怕被劈飞的木柴砸着?”。

  “嗯嗯!你劈你的我胆子小”贝海说道,说实话贝海不是怕被劈柴砸着,是怕被黎未未手中的斧头招呼到。

  至于斧头伤不伤的到黎未未这一点贝海还是有把握的,人在内心都有自我保护意识,况且自己挥斧头就算砸到自己也不会太重,要是自己凑上去就有点儿危险了。黎未未可是一看起来就从没完过这个的人,手上可没什么谱。

  “嘿!”黎未未论起了斧头就向着立起的树桩上挥去。

  可惜的是斧刃没有落在要劈开的树杆上,却落在了下面垫着的树桩上。挥的不是地方,斧头刃都还够碰到树杆的,还离着五六公分才能擦着树杆皮呢。

  不过从力气方面来说黎未未的表现是挺不错的,挥起斧头没有女孩子的那种娇气,反而带着一股子豪爽。可惜的是一点儿技术倍量都没有,只能算个女汉子。

  “你们劈柴玩?”。

  黎未未正在拨斧头的时候,禹难牵着小猪凑了过来。

  “离远一点儿,万一她手的里斧头脱手呢”贝海看着禹欢还往前凑不由的说了一句,这种第一次玩的人谁知道斧头能飞向哪里。

  “不会吧!”禹欢对着贝海说了一句,然后老实的退到了贝海的旁边。

  话刚落声,黎未未手中的斧头就飞了出来。斜着飞了两米远,黎未未这时正捂着手,很显然被斧头柄震到了手。

  这次黎未未瞄的有点儿过了。刚才的斧刃是没到树杆上这次是过了,力量没有通过斧刃传到树杆上把树杆劈开,反而通过了斧柄的柄肩碰到了树杆这下力量一下子反弹传到了斧柄末端握手的柄握处,一下子就震的黎未未两手发麻,人下意识就扔出了斧头。

  “再来!我就不信了”黎未未揉了揉两手的手掌然后拿回了斧头。

  贝海这时也没兴趣再看她逗乐子了,走到了她的跟前接过了斧头说道:“还是我来吧!这个事情可不是蛮力干的好的”。

  说完示意黎未未走开,自己挥起了斧头。落点没有错但是斧刃陷在了树杆上面,并没有劈开树杆反而是卡住了斧头。虽然记得怎么用力。但是贝海己经没有小时候的手感。

  “你也不过如此啊!”黎未未看着贝海拨斧头不由的乐呵着说道。

  “你继续抓紧时间乐呵,我再试几次你就乐呵不出来了”贝海望着黎未未打趣说道。

  “几次,我看几十次!”黎未未取笑了贝海一句之后又说道:“看美国电视剧里人家都挺简单的,树杆一竖起了斧头一挥。好长的一段树杆就劈开了,难道是用的道具?”。

  劈了七八下之后,贝海一找回了感觉就开始嘚瑟了起来:“看到没有?劈柴讲究的是用巧力不可蛮干!”。连着三下树杆应声分成两瓣贝海就显摆的说道。

  斧刃用的时候靠的是锋利,斧刃一进树杆之后也行进不了多少的距离,劈过的人都知道,一开使用力后来还有个收力的过程,斧刃一进去之后靠的是厚的斧筋和斧腹的厚度顺着树纤维的纹路挤开树杆了。

  “教教我,教教我!”黎未未看着贝海这边劈的轻松就直接凑了过来说道。

  贝海本就是显摆,现在一听有人相学自是继续好为人师起来。老实说听看黎未未要来劈柴开始,贝海就等着她的这句话呢。

  “直着落下去,别讲什么角度让斧刃几乎就是一齐碰到这树杆的切面。顺着这个纹路”贝海自然是开口立刻教了起来,道理很简单,学起来也没什么难道,知道怎么发力落点讲究一点儿就行了。

  “未未,让我试一下”禹欢看着黎未未这边劈的也越来越有样子了,立刻就自告奋勇的要让自己也试试。现在劈柴成了争抢的游戏。

  贝海刚想说点儿什么呢,听到自己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老乔伊打来的。对着黎未未两人未意了一下就走到了旁边接了起来。

  “乔伊!你好!”。

  “赫尔!听说你明年准备添一艘新船?”乔伊也不合贝海含糊直接问起了这个事情。

  “传的这么快,你都知道了”贝海惊奇的问道。

  “我当时正在和老维克多聊天,听康里说起了这个事情,对了船上还有位子没有?”。

  贝海一听想着这还差不多,要传也不该有这么快原来是碰上了:“你不跟着玛琳了?”。

  乔伊可是跟着自己的老婆一起在自家的船上干活的,现在怎么要到自己的新船上来了,不会是夫妻两人都过来了吧。老实说虽然大家是朋友,但是两人都过来贝海真是要说no的,因为两人岁数都有点儿大了,有经验是不假可是没体力了。

  “玛琳不来,她还是当她的九月号船长,我和她商量了一下,她也同意我到你这里试一试!”乔伊说道。

  乔伊从康里这里一得到了消息,就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不是因为别的就是贝海这人对手下的人真不错,别人不知道马特和齐一铭的收入是多少,玛琳和乔伊可是知道一清二楚的,不说马特连齐一铭这个第一年的菜鸟都比夫妇两人一年一共赚的都多!私下里两人一提起来都是羡慕的要死的。

  一听说贝海这里新添船,玛琳夫妇两个和钱又没仇。乔伊一提玛琳就答应了下来,而乔伊打电话过来,看准的就是刚从康里说起的那个大副的位子。

  虽说不是金枪鱼钓船而是自缆钓船,但是贝海现在名声就是招牌,再说了整个渔季呢就算是贝海失了手,作为船员也不过花一两周的时间去赌,大不了再回到自家的船上去好了。

  乔伊虽老但是这种本钱小获利大的事情,谁碰上的不去赌那才是傻子呢。别说乔伊了稍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傻。

  “现在我正式的向你提出请求,我想应聘新船的大副位置”乔伊对着电话说道:“你看,船长什么时候当面面试一下?”。

  听了这话贝海不由的笑了:“不用面试了,要是你决定的话渔季开始的时候就来吧!”。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乔伊都当了几十年的大副了,管理甲板上的事情那真是小菜一碟,况且还是熟人,贝海也信的过乔伊的人品。

  “那就这么说定了!”乔伊听了开心的说道:“没想到我的圣诞礼物这么棒!”。

  “别这么说,我的压力很大的!”贝海听乔伊这么一说不由的就打趣说道:“消息刚说了没两天,现在就三个船员了!”。

  “那你这几天小心了,最好还是关了电话吧,这消息传出去小心你的手机”乔伊笑着说道。

  “算了,还是让我安心的过个圣诞节吧,你先别传了,你也和康里说上一声”贝海这下觉得这事情还是等着圣诞后再说,按着个速度下去自己真是要在圣诞节关机了。

  “好吧!不过我不能保证,因为这个时间康里一家说不准就有什么人过去,我出门的时候老麦可正要往他家去”乔伊说道。

  “就这样吧”贝海听了也只能先这么招了,谁让自己没有考虑好呢突然的这么嘴快的来了一句。让本来保密的挺不错的这事儿起了这个变化。要是早知道的话刚才就这顺口给齐一铭说了那句不用保密。

  贝海放下了手机,望着刚下完雪瓦蓝瓦蓝的天管叹了一口气,心中真是分不清自己的该嘚瑟呢还是该懊恼!

  “哎!”贝海感叹了一声之后就说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今儿是我自找麻烦啊”

  现在贝海没有想到搞新船和招新人的消息就像是一句国内的广告语说的那样:我只告诉了她,谁知道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