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菜谱-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150章 菜谱

醛石2017-12-2 22:21:25Ctrl+D 收藏本站



  “对不起伯尔曼先生,如果谈的话我希望我的律师可以在场!”贝海直接扔出了这一句话。

  这下意思就明摆着了,想要我退一步没问题啊,和我的律师谈吧,到时候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把各人手上最大的法码摆出来,合适咱们就私了,不合适的话继续法庭见。

  听到贝海撂出了这句话,伯尔曼只得说道:“很高兴能和您交流一下看法,希望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面对面的聊聊格洛斯特!”。

  这就是场面话了!

  伯尔曼知道再聊下去也聊不出什么来了,不是伯尔曼不想私了,而是私了的结果要自己去谈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是贝海这边赢了那也就是警局的事情,自己出面那就把自己兜进来了,这事儿做为一个政棍谁会傻到这么干?虽说警长是自己提拨上来的,不过该让他去挡子弹的时候还是让他自己挡吧,更何况这子弹还是他自己招来的。

  刚才在自己办公室里驯这个蠢货警长的时候伯尔曼就恨的牙根子痒痒,听着蠢货的辩解说什么没想到贝海会起诉。

  伯尔曼就心想:你个蠢货要能想的到,你就不会被发配到这小城里来了!你想到一个华裔会起诉白人警长?几十年前全美上下还反犹呢,你看到谁敢嚷嚷着去打砸∽抢一些犹太超级富翁的?

  这个国家的有人钱人才是最难缠的,难缠的当量级视口袋深浅而定!伯尔曼知道这些是因为自己也是属于难缠的有钱人,身价超过五百万美元!

  哼哈了两句之后。贝海挂掉了电话。

  通话的声音不小,马特和齐一铭都听明白了大慨的意思。

  齐一铭对着贝海开玩笑的说道:“市长打电话来说摆平这件事情。你居然用这个口气说话,拖出去打死五十次!”。

  “理他是市长。不理他也就那样儿”贝海把电话揣到的口袋里说道:“再说了,活了二十多年,我还没有起诉过政府呢,今天这电话一来我怎么觉得混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爽劲儿!”。

  “口袋深的人很无聊!”马特摇了摇头说道。英语中的口袋深指的是有钱人。

  齐一铭看着贝海又伸着脑袋往熏房那边凑,连忙说道:“赶快戴上手套,准备把腌制好的鱼放到熏房里!”。

  贝海听齐一铭这么一说就去找手套,现在又不是在船上,贝海也不是船长这活儿自然就不能偷太多的懒了。

  找了一叠皮制的长袖手套戴了起来,贝海走到了马特和齐一铭的身边。三人的而前放着一个大箱子。

  嗬!看了一眼之后贝海直接发出了声感叹,塑料箱里整整快一箱子的鱼肉条,而且一看这比成人手臂还长,手腕粗细。

  贝海知道这是蓝鳍金枪鱼的肉。不过颜色上没有新鲜时候好看,新鲜时候看。新鲜的时候最差的也是深粉色,好的接近于玫红色而且呈半透明状,漂亮的像是果冻一样,不过现在的肉失去透明感,有点儿发暗。

  “腌制的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没有了蓝鳍肉的那种晶莹劲儿,档次一下子掉了几层”贝海看着这肉色心里有点儿不满,高大上的卖相没保留下来啊。

  “不腌掉肉中的水份怎么熏?”马特望了贝海一眼只解释了一句就没兴趣多说了:“快点儿,把这些肉取出来。已经腌制了五六天了,美味的腌料己经全都渗到肉里去了,现在进熏房正是时候!伙计们。摩根家传的熏鱼马上就要开始进熏房了”。

  马特的大呼小叫似的广告声,让贝海和齐一铭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快点儿干活!”马特催促着说道。

  齐一铭和贝海一听就跟着一只手提起了一根鱼肉条向着熏房走去。

  “因该这样摆。圆的面积最小嘛!”贝海又一次的站到的熏房边上,把自己的手中的两条肉盘成了两团分别放到铁丝制的熏架上。熏架就是相当于上下的小隔断,上面的网孔很大,这样利于烟气通过。

  齐一铭抬头看了一眼贝海摆好的两坨不屑的说道:“你的数学是声乐老师教的?还圆的面积最小!你看看你那一团一层儿摆几条,像我这样一直拉成直线摆能摆几条,你自己看”。

  听了齐一铭的话,贝海望着人家那层,然后看看自己这一层摆了六坨真的快满了,人家齐一铭那里至少还能再把五六根,什么都不用说了,还是人家那摆的多。

  “数学老师害我!”贝海直接把原因推到的数学老师的头上,然后开始把摆好的一坨坨的肉又分了开来。

  花了快半个小时,两大箱子的鱼肉条加上一些整鱼该挂的挂,该摆的摆都进了熏房里。

  “行了!开熏吧!”摆完了最后一条鱼,贝海满意的看着**层摆的满当当的熏房,对着马特说道。

  喊了几声也不见马特过来点头,贝海和齐一铭就转头找老马特,这边一转头发现老马特蹲在三个塑料口袋旁边,手中还拿着一本像是笔记似的东西翻着,一边翻着一边还伸着脑袋念念有词的。

  贝海转头对着旁边的齐一铭打趣说道:“你看熏个鱼还要念咒语,马特也太敬业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马特那边走了过去。

  “念完咒了?念完了就快点儿开熏吧,我和贝海都还没见过怎么制做熏鱼的呢”齐一铭蹲了下来,看着马特面前的三个口袋说道。

  一伸脑袋贝海看了一眼发现,马特面前的三个口袋中装的像是木屑一样的东西,很细很粹的。

  “什么咒语,我看的是菜谱”马特对着两人晃了一下脑袋,小心的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轻手轻脚的放到旁边的小桌子上。

  “菜谱!”一听菜谱贝海来了兴趣:“我能看看么?”。

  马特又拿起了笔记本像个宝贝似的放到的贝海的手上,然后郑重的叮嘱了一声:“小心点儿翻,这是我母亲在世的时候留下来的菜谱,每次我熏鱼的时候都是按上面记述的来的,后面的一些是我妻子添的”。

  听马特这么一说,贝海就知道手上的这个笔记本对于老马特来的非常的重要,不说别的就说这上面的菜谱来自己老头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女人,想想看这里面的意义。

  贝海直接坐到了旁边的草地上,从头开始翻起了笔记本,前面的该是马特母亲写的,老人家的字写的不怎么样,不过好在还算是工整,这个笔记还真是一本菜谱,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家常的做法,放什么料用什么火,记的非常的详实,后面小半的笔记字就很漂亮了,因该是马特妻子的字迹,也写了十几道菜的做法。

  己经在美国生活了不少年,贝海听说过家传菜谱这个东西,美国很多家庭都会有这样的菜谱,母亲记录下来,然后传给下女儿或者是媳妇,然后这么传下来,有的都能传几代人。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有见过,今天贝海可是亲眼见到的一本。

  虽然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些家常的菜做法,比如说单锅意大利面,牛肉奶油蘑菇汤之类的,做起来也不甚繁琐,不过这一本小小的菜单可不是上面记述的这些菜可以表述完整的。贝海相信这个东西对于马特来说,可以比他的房子都还要值钱。从刚才看马特翻动它小心翼翼的样了就能推出一二了。

  小心的合上菜谱,放回原处贝海对着马特问道:“你准备干什么?”。

  “把三种木屑按着一定的比例掺合起来,这样熏出来的熏鱼才会有出色的口感,这三种木屑是软枫、白松还有白橡,按着比例来更容易出烟,而且熏制出来的鱼有独特的木香口感!……”。

  马特说的是挺带劲的,不过明显是对牛弹琴的节奏,对齐一铭和贝海两个连熏鱼都没有吃过几次的人,说这些东西明显是鸡和鸭讲。

  “等明天熏剩完成了,你们一吃就知道了。最好找别的人家熏制的对比一下”马特信心十足的边说着边从三袋木屑中取一部分和在一起。(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