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自已也弄两条?-逍遥渔夫 亚游国际|官网,ag平台游戏网投|优惠,ag9|官方

逍遥渔夫

第009章 自已也弄两条?

醛石2017-12-2 22:17:26Ctrl+D 收藏本站



  挑了一条最大的狗,贝海在它笼前半米远的地方站住了,盯着两只小狗眼望的笑眯眯的,这表情放在狗眼中,那个可恨劲儿就别提了。

  这只狗终于受不了,扯着个嗓子就呜汪呜注叫了起来,那声音跟敲小钟似的。

  “靠!让你叫!”贝海一抬手,念头一动,眼前的大狗就被放进了空间里,然后念头又一动,大狗又出现在了院里。

  一瞬间玩了三四次,等着大狗再出来的时候,己经不叫了更不会呜了,而是就这么傻愣愣的站着,一动不动的。

  贝海这心里那份得意啊就不提了,尤其是看着大狗那傻样儿,把自己的小心儿满意的十足十。

  “进去吧你!”贝海念头一动,大狗又消失了。

  这一次贝海没有这么快放大狗出来,准备让这狗多呆一会儿再放出来。

  “我靠!不好!”贝海开心了四五分钟,这才发现一个问题,空间里可不光是有树有亭,还有疤脸这个狐狸啊,放进去的可是山看子,这疤脸能讨的了好去?

  顺手抄了门口的一个草叉在手,贝海立刻进了空间里准备去救狐狸。

  不过当贝海进了空间里的时候,再一次的颠覆了自己的认知。狐狸疤脸现在正追着大狗的后面一阵狂叫,噢呜噢呜之声不绝于耳,而前面凶恶的大狗现在完美诠释了丧家之犬这四个字,逃的尾巴都夹在腿下,完全没有了处面的嚣张霸道。

  这狐狸还是狐狸,山看子还是山看子么?

  贝海手中握着草叉柄儿,望着一团火红,却只比家猫大上两圈的疤面,正追在大如小牛似的山看子身后,那怪劲儿一下子还真不好形容。

  大狗绕着圈儿,很快就像是贝海这边跑来了。

  贝海这里正拄着草叉在发着呆呢,一下子脑子没有转过来。大狗一边跑着一边呜呜的拖着长音,明显的委屈叫声,而且那尾巴摇的跟风扇似的。

  一跑到了贝海的面前大狗就趴在贝海在脚边,开始翻着肚皮,用前爪子对着疤脸,疤脸的身体一动,大狗的脑袋也跟着转着。

  一看这样儿贝海就知道这大狗是服了!

  “看你那点儿出息!”贝海顿时对于大狗有点儿不耻,就差在狗脸上吐口吐沫了。

  出了空间,抬手就把大狗弄了出来,这下子这条大狗老实了,不过旁边还有很多不识相的!

  这好办啊,一个个的都弄空间里去一趟不就成了!挨个的笼子边上一走,每隔五分钟就换一个,这些大狗进去的时候无一不是扯高气昂的,出来全都是一付孙子样。

  摆弄了一通,所有的大狗都服贴了,贝海直接给疤脸假公济私了一次,孙老爷子准备的狗粮中最精华的几块肉骨,进了疤脸的肚子里。

  这下子院子里清静了,所有的狗看到贝海不叫了也不呜了,无一不摇着尾巴一付鸟样儿。贝海越看这些狗越像是现在流行的清宫剧里的人物,就差张嘴叫主子了!

  院子里清静了,贝海转回了屋里直接打开了电视准备看一会儿,按了两下之后才发现,孙老爷子这里的电视就相当于一个摆设,只有一个台而且还挂着雪花的那种。

  实在没有办法,贝海只得进了空间里去躺着。说老实话,院子虽然大不过里面住了二十多条大狗,那味道可想而知,虽说陈老爷子时常打扫,不过这骚味儿还是相当‘沁人心脾’的,贝海没有兴趣呆在外面太久。

  一直躺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贝海这才从空间里钻了出来,按着孙老爷子说的把吃的东西给院里的狗都弄上了,等着狗儿吃完,看着这些大脑门的二愣货呆在院子里这屁大点儿的地方有点不过意,直接把院里的大狗都弄到了空间里去。

  站在亭子下面,贝海抬头看了一下在四周疯跑的这些狗,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也不知道这些货有多久没有这么跑过了!”。

  也就是感叹了一句,感叹完了贝海就直接从手边的筐里拿出了一个桃儿就这么开啃了起来。

  嗯!桃子刚吃了一半,贝海抬头看到疤脸走上了亭子,这小模样儿可不一般,脑袋抬在老高,两只狐狸眼都相当于看着天了,一条毛绒绒的红色尾巴也竖的如同一根旗杆子,那嘚瑟劲儿简直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贝海目不转睛的盯着疤脸,直到它挺胸凸肚的坐到了自己的旁边,而且连躺下的姿势都不正常了,以前就是趴着尾巴盖着鼻梁子睡,现在则是四仰八叉的肚皮冲天。

  “至于么!”贝海伸手把疤脸拨弄了一下,刚一放手疤脸又转回到了肚皮冲天的姿势。

  想了一下贝海就叹了一口气:“真是翻身的农努把歌唱了!”。

  长了这么大的狐狸要是没被山看子追过,那才有点儿奇怪呢,而且疤脸的地盘离着这里也不远。现在疤脸都能追在山看子跑了,小自满一下也是狐之常情。

  贝海一边吃着剩下的桃子一边琢磨着为什么疤脸不怕大狗了,而且还能追着大狗满地跑。难到是呆这里呆的比自己久?还是空间改变了狐狸的体质?

  后面疤脸教训狗贝海也见了,疤脸的反映太敏捷了,在疤脸的面前大狗就像是个傻大个,虽说狐狸咬合力不行,不过一口下去那也是要疼的,这样一直下口直接把大狗弄崩溃了。

  可是自己也不见速度变快什么的,伸手还是老样子,为什么疤脸变,自己没有变呢?难道是对人没有作用?

  想着想着贝海就有点儿犯困了,犯困了怎么办?睡啊!身体一侧,圈了个舒股的姿势,贝海直接就煮起了猪头(睡觉)。

  第二天看着镇上的饭店老板该送东西了,贝海这才把狗都从空间里赶了出去。刚把狗关到了院里,贝海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小三轮在突突声。

  和人家打了声招呼,贝海和这位刘老板就开始动手。

  “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刘老板看着贝海直接把剩饭盆子推了进去,而且大狗的表现居然是很亲热,不由的对着贝海说道:“以前家里养过山看子?”。

  “没有!”贝海还真没有注意到这情况,而且就算是注意了,贝海也不能控制狗对不对自己亲热不是。

  贝海不知道刘老板家里老爷子就是猎人,几代人都养山看子这种狗,现在虽说不干这行当了,不过怎么**狗还是知道的,以为贝活海的家人也有老猎人出身,一听说没有就更加的好奇了。

  “你是怎么折服这些狗的?”。

  贝海想都没想开始胡扯:“昨天一看到我就呜呜叫,就想起来以前看过电视上放的老鹰把势熬鹰。我就没拿来用人一下,它们想叫那就让它们叫嘛!我直接搬一凳子坐院里听,一直叫了几个小时就不叫了,它们不叫我就继续弄的它们叫,非得让它们叫足了,叫都它们自己都要吐……”。

  “这也行?”刘老板有点儿不相信,不过想想看心里又觉得:说不准还真行!稍琢磨了一下又觉得不对,这狗的脾气犟着呢!不过贝海不想说刘老板也不问,有些人家把调狗的本事也看的挺重的。

  喂完了狗,贝海给刘老板倒了茶,然后还弄了个两桃子让他解渴。

  刘老板对于贝海调狗的功夫高看了一眼,自然也顺势呆了一会儿。聊着聊着两人就聊起了孙老爷子。刘老板自然的就对贝海讲起了老爷子的事情。

  听这位这么一说,贝海才知道孙老爷子是为了照顾一个生死之交临终托付的山看子,这才搬到这里来。养着养着就喜欢上了这狗,开始接收一些人家不要的,因为这狗不光太凶而且太能吃,以前没有封山还好一点儿,现在山都封了不许打猎了,很多人家就养不起了,这样孙老爷子就聚了二十多条。

  “老爷子这狗养的也是艰难”刘老板说道:“因为这狗和三个儿女都闹的不愉快!”。

  听了一下贝海就明白了,无非是钱的事情,因为孙老爷的那点儿退休金全都花狗身上了,三个儿女觉得别人家都花孙子孙女,你这老头怎么就不能跟别人一样呢,就因为这点儿破事,两下的关系就有点儿紧张了。

  现在贝海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说要要狗,而且说明了去看仓库,孙老爷子一下就给了。赶情老爷子养这么多的狗真是吃了死力气了。

  聊了快半个钟头,两桃子下了肚子,刘老板这才告辞。

  送走了刘老板贝海这就琢磨了一下,是不是自己也弄两三条狗养养,至于这些大狗没节操的表现很不让贝海待见,还是挑小狗吧。堂屋里的小狗一共也就是两窝五条,那干脆自己就直接全带走得了,剩下的三条大不了养空间里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